英国医药巨头阿斯利康分割新冠病毒疫苗售卖权

文 /
2020-06-17 05:52
当全世界的焦点都放在中美疫苗竞赛上时,英国已经在闷声发大财了。

英国医药巨头阿斯利康不仅放话最早于9月份研发出疫苗,而且已经把这款疫苗的售卖权安排得明明白白,出卖得干干净净。

20亿支的产能中,英国1亿支,欧盟4亿支,美国3亿支,印度10亿支。

本来单独预留7亿支是用来支援条件落后、贫困的国家,而德意法荷又成立了一个四国联盟,瞬间又抢订了3亿支,并且还有权随时追加1亿支。

这几乎是对前段时间各国达成的,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一次打脸。

也是规则制定国家一次赤裸裸的力量展示。

阿斯利康的CEO还得意地放出消息——日本、俄罗斯、巴西,甚至中国都来寻求疫苗合作。

中国要买英国疫苗了?

英国的媒体这两天开心得要命。

疫情好转不说,疫苗进度还很喜人——

“牛津大学+医药巨头阿斯利康”合作研发疫苗先后斩获了几笔超大订单;

帝国理工大学研发的疫苗也进入了人体试验阶段,并且预计让全英国人接种疫苗的费用控制到2亿英镑以下,平均每支疫苗3英镑(人民币26.8元)。

好像疫情要彻底被英国人战胜了。

全球新冠疫苗研究团队中,“牛津大学+阿斯利康”这对组合的口气是最大的。

一开始就敢放声要在9月份研发成功。

结果上个月在动物实验阶段就翻了车。

5月13日,牛津大学实验结果显示,被注射实验的恒河猴身上虽然产生了抗体,但是仍然在接触病毒后全部感染。

牛津研发的疫苗对于肺部起到了保护作用,但是在上呼吸道和鼻腔分泌物中仍然检测出了与未注射疫苗猴子相同的病毒含量。

这个结果无疑是让人失望的。牛津大学项目负责人称疫苗研发成功的希望降到了50%。

牛津大学 阿德里安·希尔教授

但是,牛津大学仍然开启了下一阶段的大规模临床试验。

在6月14日,牛津大学疫苗研发主管贝尔再次放出消息,称疫苗预计9月底、10月初上市,在圣诞节期间就能够全面推进,并且还会是一款平价疫苗。

这个消息听起来太美好了,但结合牛津刚刚翻车的经历,让人很难相信。

毕竟全球疫苗研发顶尖团队都把研发成功的时间表推到了明年,这已经是在速度超载的情况下。

牛津团队能在这个基础上再领先3个月时间,不禁让人打出几个问号:

真的可以这么快吗?这个疫苗安全吗?

但是,市场显然是看好牛津的。

疫情的猛烈程度,和未来极大的不确定性,让各国不得不提前在最有希望的疫苗上都押注。

因为疫苗即人命,获取时间上的先后差,都直接与生命挂钩。

虽然各国在世卫组织、G20峰会、国际疫苗联盟等场合都达成了倡议,把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

但是真到了押注抢货的时候,有实力的国家还是提前下手了。

阿斯利康在6月5日宣布,其疫苗生产能力从原计划的10亿支扩增至20亿支。

这20亿支的售卖权已经被分割给了英国1亿份、美国3亿份、欧盟4亿份、印度10亿份。

本来单独还有7亿份原定于由世卫组织、国际疫苗联盟、盖茨基金会等组织分配给贫穷国家。

但德国、意大利、法国和荷兰又结成了一个疫苗四国联盟,超出欧盟体系之外单独同阿斯利康又达成了协议,抢先又预定了3亿支疫苗。

这个举动不但惹到了欧盟,还让一些没来得及上车的国家有些埋怨。

只有在这种国际危机之中,国家间实力鸿沟、规则制定国与落后国家的距离,才如此血淋淋地体现出来。

而阿斯利康的CEO又表示,日本、俄罗斯、巴西甚至是中国也在寻求疫苗合作。

关键问题来了,如果英国的疫苗真的在9月份成功了,中国会买吗?

先给答案,肯定会的。

但买多少呢?

中国的疫苗研发速度也是最快的那一波,但是要想今年年内铺货,时间太过紧张。

如果英国真的年内可以大规模出货,不管是买来做比较研究,还是做先期的应急储备,中国都没有理由不采购。

但是,中国就算想买,对方也不一定会卖。

因为不论各国如何倡议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疫苗产出终究会有先后差的。

疫苗问题政治化是一种必然。

在这一局中,大国博弈的核心就是疫苗分配权。

所以,中国的主要疫苗来源,肯定还是得靠咱们自己。

如果美国掌握分配权,“美国优先”的特朗普,必然是选择——疫苗民族主义。

疫苗不但优先供给美国本土,并且很大可能先限制出口。

就像他之前疯狂抢夺和限制医疗物资,医疗器械,药物药品一样。

特朗普已经在谋取大型药企的“优先供应权”。

早在3月,特朗普就邀请了德国CureVac疫苗公司CEO,要购买疫苗专供美国权,甚至建议其搬到美国,最终遭到了德国的抵制。

在5月初的国际疫苗峰会上,世卫组织、欧盟、中国、加拿大、沙特等国共同投入疫苗研发经费,保障给贫穷和落后国家的疫苗分配,避免人道主义灾难。而特朗普拒绝参与。

在5月13日,国际药企巨头赛诺菲CEO保罗·哈德森表示,会供给美国最大订单的疫苗。

而随着“四国疫苗联盟”这样的组织形成,欧洲国家也会加快瓜分疫苗分配权。

再来看看这场疫苗竞赛中,中国、美国等其他团队的研发速度到哪一步。

据世卫组织统计,全球至少有120个候选疫苗正在研发。

但能进入临床试验只有约10个,大部分团队都还在评估阶段。

跑在最前面的2个“国家队”:

一个是中国的“军科院陈薇+康希诺公司”组合;

另一个则是美国的“莫德纳(Moderna)公司+美国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组合。

5月18日,美国Moderna公布了临床I期实验的“积极”进展。

其mRNA-1273疫苗,使用信使RNA技术,是一种携带遗传信息的核酸分子。

通过人工合成翻译抗原的信息,注入人体后,人体细胞根据信息激发免疫反应的抗原蛋白,实现免疫效果。

Moderna的45名接种志愿者中,有8人产生了抗体,并称其疫苗是“总体上安全和有耐受的”。

这样简单的结果公布,没有给出真实的可参考数据,遭到了学者的抨击和质疑。专家们认为Moderna需要拿出疫苗有效性的证据来,而不是单方面宣布其有效。

Moderna预计在7月份开始进行第III期临床试验。

5月22日,陈薇院士和朱凤才教授在世界顶级期刊《柳叶刀》刊登了中国疫苗临床I期实验结果,这也是全球首个新冠疫苗的人体数据报告。

第一期临床试验的108名志愿者,分低中高剂量3组接受了疫苗注射。

其中87人(81%)报告至少一个不良反应,一半人报告注射部位疼痛,大多数不良反应为中度或轻度,在28天内无严重不良事件报告。

108个志愿者,在14天内全部诱导产生了病毒特异性抗体和T细胞应答。证明是具有潜力,可以进行下一步研究的候选疫苗。

在4月12日,陈薇团队已经成为全球首个进入II期临床试验的团队,508名II期志愿者已经注射完毕,正处于观察期。

从头到尾,疫苗研发者都是在和时间赛跑。

更麻烦的是临床III期实验。

这一阶段需要更多的志愿者,实验人数将扩大到几千、上万人。

牛津大学表示,英国疫情在快速消失,未来将更难判断志愿者身上疫苗的有效性。

疫苗的有效性,要在疫情环境中检验。

这是一种矛盾的情绪:

一方面希望疫情尽快消失,一方面又希望有更久的时间研发疫苗。

中国已经控制住国内疫情,III期实验反而很难开展。

必须要依靠国际间合作,在疫情还在高爆发的地方去组织实验。

境外开展临床试验,需要两国的监管部门对接,统一临床方案,组织协调研究、参与、共享的程度,需要资金、物资、人力、实验室基础、数据基础等配套支持。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救世主,还是得做交易。

陈薇院士和康希诺曾在非洲开展过埃博拉疫苗的临床试验;

康希诺如今也正在和加拿大合作研发疫苗。

这都可能是接下来中国III期实验可能去的地方。

除了陈薇和康希诺外,中国其他团队的速度也很喜人。

只有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疫苗生产国,才能做出承诺:

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做出贡献。

这也将是中国企业,如康希诺、智飞生物、中国生物、复星医药等公司,突破国际医药巨头垄断疫苗市场的最好契机。

这场疫苗战争,跑得快的人不一定能赢,因为国家是军备竞赛,资本是下注买马。

中国这一局赢了,能在更多维度上打开局面。

或是说,至少在生死攸关之时,不被人卡住脖子。

每天一个商业故事,带你看懂隐秘的权力与资本游戏。关注新商业TIMES,和有趣的人,一起穿越商海迷雾,翻看资本江湖的另一面,记录浮躁时代中的价值思考。

推荐阅读:

王中王精选一肖一码2020